無限極黃健龍:產品質量

無限極黃健龍:產品質量

2019年6月19日,由國務院食品安全辦指導、中國質量報刊社主辦的食品產業健康發展大數

美樂家范德士:寧為價格

美樂家范德士:寧為價格

 美樂家總裁范德士先生說:   *我不能給您最低的價格,只能給您最高的品質!

如新寧懷恩:百日行動有

如新寧懷恩:百日行動有

近日,NU SKIN如新集團總裁、美國直銷協會會長寧懷恩做客“中國經濟網-中經在線訪談

當前位置: 直銷報道網 > 頭條 >

云集神話:百億電商新星背后的傳銷陰影

時間:2019-06-26 07:11來源:南方周末 作者:南方周末 點擊:
他現在實在受不了了,“已經用光了所有家人的手機號,開始瘋狂加附近的人”。 平臺費將加入云集的每一個人都緊緊捆綁在一起,為云集積累了最早的一批店主,也給云集埋下了危

【直報網北京6月26日訊】(南方周末)他現在實在受不了了,“已經用光了所有家人的手機號,開始瘋狂加附近的人”。

平臺費將加入云集的每一個人都緊緊捆綁在一起,為云集積累了最早的一批店主,也給云集埋下了危機。

“云集有的,在云集買;云集沒有的,我就在云集找替代品。沒有替代品,我就等云集上了再買。”

2019年5月30日,四川人鐘華終于將妻子的手機狠狠地摔在地上。

當初,妻子提出做云集,他沒有反對。陪著她去云集杭州總部參加年會,家族群里“大家仿佛像看小丑一樣看她天天發廣告”時,他會給妻子捧場。

但他現在實在受不了,“已經用光所有家人的手機號,開始瘋狂加附近的人”。家里堆滿了印著小黃雞的快遞箱。

他提出想看看“在云集上到底花了多少錢”,妻子竟離家出走,丟下了正在哺乳期的兒子。

近一個月前,這家令鐘華妻子如此沉迷的公司——云集(Nasdaq:YJ)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。成立僅四年、營收超百億,云集儼然成為電商界最炙手可熱的新星。

2019年5月3日,云集創始人肖尚略將上市儀式的主會場放在了杭州。不足700字的致辭中,這位1978年出生的安徽人數次感恩杭州,“是我的第二故鄉”。

但其實就在兩年前,杭州并不認可云集。2017年5月,杭州高新區市場監管局認定云集以“交入門費”“拉人頭”和“團隊計酬”的行為開展網絡傳銷行為,違反了《禁止傳銷條例》。

被調查后,云集離開了高新區,將注冊地遷往下城區。招股書中,云集強調,“杭州有關監管部門口頭確認其目前的經營活動是合法的”。

南方周末記者聯系了云集所在轄區——杭州下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,相關負責人回應稱,目前還沒有看到過招股說明書,“招股說明書不需要我局審核,是企業自身的行為。作為市場監管部門,我局沒有口頭確認這種形式。到它上市征詢之日截止,暫未發現云集存在違法行為”。

行政處罰公布后,肖尚略曾發出公開信說,處罰針對的是2016年2月前“云集微店App社會化地推模式”,對過去存在爭議的部分已經進行了徹底整改,得到了政府監管部門的認同。

針對云集的這一說法,南方周末記者向杭州市高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求證,該局相關負責人對此表示,“2016年1月下旬,本局根據群眾舉報,對‘云集微店’購物平臺主體浙江集商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在發展店主過程中存在的‘入門費’‘拉人頭’和‘團隊計酬’等涉嫌傳銷違法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,并責令當事人立即停止違法行為。2017年5月本案調查終結,本局依法對當事人前期的傳銷違法行為作出了行政處罰。調查期間當事人停止了上述店主招募方式”。

2016年1月下旬到2017年5月,云集暫停了付費會員的招募,直到它將運營主體變更為浙江集商優選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之后,才以新公司的名義重新啟動了會員招募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浙江集商優選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注冊地是下城區,不再屬于高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的管轄范圍。

從定性為傳銷到納斯達克上市,云集擺脫了傳銷模式嗎?

1 與微商攜手

云集最初的崛起,得益于微商的協助。

2015年最初創辦云集時,肖尚略邀請了近20位微商大咖加入云集,李子奇正是其中之一。彼時韓束、一葉子、tst庭秘密正紅極一時,依靠大量的微商代理迅速起量。

“就像是軍閥混戰一樣,看你這個隊伍有多大,在整個中國的版圖上有多大的面積。”李子奇自認是當時頗具實力的一個團隊,而云集尚處于襁褓中。

他們當初愿意跟著肖尚略,是發現他如微商圈的一股清流,“他自己本身比較樸素,不像微商圈的老板們一見面,就是先拿20萬花花。我們經常吃飯,可能就一份小龍蝦和一個蛋炒飯,喝點啤酒,一聊就聊四五個小時”。

肖尚略最初創辦云集的口號就是為微商賣家提供高品質、一站式的產品與服務,提出“不囤貨、代發貨,做甩手掌柜”,試圖將傳統微商聚集到云集的平臺。

2015年,也是微商代理們最迷茫的一年,主流媒體對微商集中炮轟。微商代理們需要自己進貨、囤貨、出貨,導致庫存壓力大。云集的出現正好解決了他們三大痛點:假冒偽劣、囤貨壓力、售后服務。

云集采用的是京東自采形式,平臺從品牌方采購商品,售后及物流由平臺負責。這是一種典型的“重”模式,需要的投入不小。

而對這樣一個剛剛誕生的平臺來說,微商毫無疑問是一條可借助的捷徑。

微商們所要做的就是幫忙賣貨——轉發商品鏈接,商品交易成功后,賺取云集支付的傭金。

最開始,云集創始人肖尚略計劃是讓微商們免費開店,任何人不需要繳納平臺費,只要賣貨就給傭金,更接近于淘寶客的模式。他曾試水開過一萬家免費店鋪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

此后,肖尚略改變策略,收費開店。“365元平臺費,相當于一天一塊錢。”李子奇對南方周末記者說,“這才把項目盤活。”

收費的奧妙在于,這為云集搭建起一條環環相扣的利益鏈條。云集里有許多個“團隊”,每個團隊中有一位合伙人和數位導師。團隊每進一位新會員(即店主),對應的導師可得170元培訓費,導師上面的合伙人可得70元培訓費。

平臺費將加入云集的每一個人都緊緊捆綁在一起,為云集積累了最早的一批會員,也給云集埋下了危機。
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到: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?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誠聘英才 | 服務條款 | 廣告服務 | 頻道合作 | 本網內容授權書
Copyright ? 1998 - 2013 www.ebpxlr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
直銷報道網 ©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35451號
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直播